体操曾是她追逐的梦想意外受伤却带给她残酷的结局她曾用微笑征服世界如今她用微笑面对生活随着北京奥运的来临她重新找到展现自我的舞台人物简介:桑兰1981年出生于宁波5岁开始练习体操1993年进入国家体操队1998年在体育比赛中意外受伤2006年底担任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公益形象大使2007年发起成立“奥运之星保障"> 体操曾是她追逐的梦想意外受伤却带给她残酷的结局她曾用微笑征服世界如今她用微笑面对生活随着北京奥运的来临她重新找到展现自我的舞台人物简介:桑兰1981年出生于宁波5岁开始练习体操1993年进入国家体操队1998年在体育比赛中意外受伤2006年底担任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公益形象大使2007年发起成立“奥运之星保障" />

央视《面对面》专访桑兰:面对苦难却选择微笑

  • 时间:
  • 浏览:46

  

  src="http://photocdn.sohu.com/20070814/Img251582296.jpg" width=450

  border=1>

  体操曾是她追逐的梦想

  意外受伤却带给她残酷的结局

  她曾用微笑征服世界

  如今她用微笑面对生活

  随着北京奥运的来临

  她重新找到展现自我的舞台

  人物简介:

  桑兰

  1981年出生于宁波

  5岁开始练习体操

  1993年进入国家体操队

  1998年在体育比赛中意外受伤

  2006年底担任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公益形象大使

  2007年发起成立“奥运之星保障基金”

  解说1:2007年7月的一天下午,桑兰在经纪人的陪伴下参加一项公益活动,为北京2008奥运会录制歌曲。

  除了桑兰,一些著名的体育运动员也参与了这首歌曲的录制。

  随着奥运脚步的日益临近,桑兰,这位曾在体育比赛意外受伤而导致高位截瘫的女孩,为运动员的伤残及保障问题展开了宣传。今年1月,桑兰和邓亚萍、刘翔一起成为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的首批公益形象大使,呼吁社会关注运动员的保障工作,6月,她又成为了“奥运之星保障基金”的发起人之一。

  王志:这个保障基金管什么呢,范畴是什么?

  桑兰:退役的运动员,面临这种伤残、无法生活的,也无法就业的等等给他们提供一定的辅助。同时呢也有在役的运动员,我们叫奥运之星保障基金,给一定的辅助,培养后备人员等等,也有辅助这一些,他们今后的这种教育、深造,让他们有一定的能力走入社会自食其力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来养自己。

  王志:为什么你参加进来?是他们选的你呢还是你自己想来做这件事?

  桑兰:前段时间就是这个奥运之星保障基金成立之前,对方就联系到我,希望我能跟他们成为发起人,也能为更多的这些退役的运动员提供一些帮助,一些辅助,那么其实我们也非常希望,在这一方面,今后能够有一个,有一个更强壮的一个大的群体,这样的话,有更多的外界,如果捐款到这个奥运之星保障基金,那么我们也希望,和体育总局、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一起来做这件事情。

  解说2:“奥运之星保障基金”收到的第一笔捐款10万元,是白血病患者王越的父母捐赠的,小王越在6月初因病去世。6月21日,桑兰进行了一次特殊的“爱心接力”,将这10万元善款捐给了身患白血病的四川省退役运动员兰芸。兰芸曾经是桑兰在国家体操队时的队友,最初听到兰芸遭受不幸的消息,桑兰十分着急,凌晨时她还在网路上写博客为她呼吁求助。

  王志:那像兰芸这种情况,为什么还需要你们的资助呢?

  桑兰:她已经离开(四川省体工)队了,工龄也买断了,她已经不是那儿的人了,她这个保险应该就没有了。10万是当时这个小王越,也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当时这个网络上,MSN,一些网友一起筹款给她筹了50万,然后呢最后也没有挽救住她的生命,还剩了10万,那么这10万就进了我们的基金,我们的基金第一个要救助的就是兰芸,所以就把这10万捐助给她。

  王志:平常的筹资渠道呢?

  桑兰:平常的筹资渠道,因为我们现在这个成立应该也就才1个多月的时间,现在去跟通过各个的这种企业等等去做宣传。也有一个这个企业捐了130万,进了奥运之星保障基金。

  王志:程序是怎么样,是运动员自己去申请,还是由你们来发现需要资助的对象?

  桑兰:我觉得发现是比较被动的,在这一方面我觉得今后宣传做开了,我想运动员应该在这方面也会去申请。

  王志:你的任务是什么?

  桑兰:这些事我是配合好,需要我的时候,那么能够为这个基金提供款项、帮助,主要还是做到这种宣传的这一方面。

  王志:但是也有怀疑,桑兰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照料,她能为这个基金做什么,能把这个基金做到什么程度?

  桑兰:对于我来说,我就做好自己,做好宣传,能够为他们多做一些事情,很简单。

  解说3:今年6月,两名运动员相继在体育比赛和训练中意外受伤,6月10日,浙江体操运动员王燕在高低杠比赛时从空中摔下,颈椎骨折,有媒体把她称作“又一个桑兰”。随后不久,上海男排运动员汤淼在训练时头部着地摔成重伤。一时间,运动员的意外伤残和保障成为人们关注的热门话题。

  解说4:我国现行的运动员体育保险制度从1995年开始酝酿,1998年正式运行,它的运行也与桑兰有关。1998年7月,桑兰代表中国参加在纽约举行的第四届友好运动会,当她进行跳马单项比赛前的热身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王志:这个难度大吗?

  桑兰:1998年的时候稍微低了一下,在第二左右了。也是相当大的,但是对于我来说那动作太熟练了。

  王志:成功率呢?

  桑兰:成功率太高了,我可以很确定的说,别的项目高低杠、平衡木、自由操,我不敢给你多保证。因为那几个项目我很虚,是我的弱项,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跳马对于我来说我太有信心了,我太能确定我自己能够做成什么样。

  王志:为什么那天会出现意外?

  桑兰:很多人都在说桑兰失手了,那个没有控制好,其实不是。跳马只有一个器械,那么多人都想去做去,俄罗斯队、罗马尼亚队、什么美国队就很多国家运动员都在那边,大家都赶,有的人还都插队,都想多活动一点,比得好一点,我也是在想,快一点,快一点去做这个动作,这样能把时间给节约下来,我跑得相当快,快要踩板了,就跟开车一样快,刹不住车,突然间就有一个人就在我这个马的下面一个垫子,他撤垫子去了,你想,你前面本来干干净净的目标,突然间一个人把你马下面的垫子给你拆了,就撤了,给拉走,我就犹豫了。

  王志:你乱了?

  桑兰:当时我还记得,空中,我们教练还在说,别犹豫别犹豫,翻过去,翻过去,又想做,又不想做,你想想在空中是一刹那,那时间有多长,太短了。那我当时还在想,又想做又不想做,就这样摔下来了。

  解说5:当桑兰头部着地重重地摔倒在赛场上,一瞬间发生的意外几乎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教练和运动会工作人员迅速赶到桑兰的身边,但此时没有人知道躺在地上的桑兰情况究竟如何。

  王志:有知觉吗?

  桑兰:特别疼,当时。从来没有那么疼过。而且还喘不上气儿,有点窒息的感觉。但是我第一句话说的不是疼,我跟我们教练说都是那个人撤垫子。都是他,都是他。当时哭不是疼得哭,特别气得哭。

  王志:你的生命受到危险?

  桑兰:当时不知道啊,但是知道是很严重,因为我自己是觉得我喘不上气,所以有一种不祥的预兆,我记得把我送上这个救伤车,我当时跟我们教练说,因为我特别珍惜那次机会,因为那一次我如果进前三的话,1999年不就是世界锦标赛在天津,那天时地利人和,教练也在说比好了,进前三,天津你就有希望了,世界锦标赛,跳马又对你来说你也比较会比赛的,那希望很大,所以当时把我推上救伤车的时候。

  王志:你还想这些吗?

  桑兰:想啊,想啊。

  王志:还顾得上想吗?

  桑兰:想啊,我当时就是有这个欲望,就是后面再去治疗去,先让我把比赛再比完。不就一个动作,拼了,回去再去治疗,不知道这么严重。但是我们教练是哭了,就哽咽着说,桑兰乖,还搂着我的头,那时候有不祥的预兆,就特确定的是够呛了。

  王志:你还想继续比赛?

  桑兰:那一次对于我来说机会太重要了,实在是太重要了。

  王志:比生命还重要?

  桑兰:没有想到会影响到生命了。

  王志:没有想过?

  桑兰:当运动员的时候没有想到生命危险,难道真的有那么多的生命危险吗?

  王志:难道没有吗?

  桑兰:要有了又怎么了?其实对于每一个运动员来说,难道不知道没有风险没有危险吗?我们全知道,就女队四个项目,每个项目会出现什么样的风险,什么样的伤,全部都知道,

  王志:家常便饭?

  桑兰:太家常便饭了。

  解说6:尽管对于运动员来说,体育比赛中风险难以避免,但让桑兰没有想到的是,在受伤的十多天后,她的病情竟然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桑兰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更让人担心的是她的胸以下完全没有知觉。

  王志:什么时候自己明白这个结果是严重的?

  桑兰:都是在模糊当中,都不是在意识最清楚的时候。

  王志:你害怕吗?

  桑兰:我怕离开人世,我怕我死了,别的我不怕,我就怕我死了。我还那么年轻。

  王志:意识清楚吗?

  桑兰:意识模模糊糊,略有清楚。那个时候没做手术之前我天天晚上真的是度夜如年,还不能说度日如年。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我每天求我们队医,张大夫求求你,你去管那个护士要一个镇定针给我吧,让我能够睡觉的,但是那个针呢医生也规定,万不得已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打。但我就求那医生,好不容易求了一根来了,给我打进去,打进去舒服啊,一边打一边就要睡着了,没过多久,十分钟我醒来,当时我第一概念醒来之后就是张大夫是不是天亮了,他说,没有,桑兰,才刚刚过10分钟。

  王志:绝望吗?

  桑兰:特别绝望。那时候都想把头撞了,脾气特别暴躁,队医在那儿吃饭,然后呢,他吃饭有时候他腮帮骨骨头咯噔咯噔想,我就在说张大夫你吃饭为什么声音这么响啊?就那时候情绪控制不住,知道自己这么说是不对的,就说你为什么这么响啊,很暴躁,那时候我才叫真正的绝望了,那个时候特别特别的痛苦。

  解说18:为了自己的事业,桑兰将活动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有时候都顾不上到医院进行康复训练。桑兰的家就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对面,可她却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去了,这一天,她和治疗师约好进行一次专门的康复训练。

  王志: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小家庭呢?算不算八卦呢?

  桑兰:不算八卦,挺好的。人嘛,所有的规律不就是这样,长大,工作,事业,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庭。维护好自己的家庭,幸福的生活,其实我有的地方也很传统的,我也很希望我能有一个这样的一个家庭,

  王志:希望,我问的是有没有眉目,有没有付诸实施?

  桑兰:就是因为没有眉目才做希望。

  王志:那么可爱的人?

  桑兰:自己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毕竟我也有一定的缺陷,坐轮椅那很多地方,人家说娶媳妇,媳妇得照顾我,那我肯定没法去照顾,我还得请人照顾我,所以在这方面自己肯定有很大的缺陷。

  王志:那你总要有个自己的标准吧,也不能妄自菲薄。

  桑兰:我觉得两个人能够一起融合的融洽的那种生活,比如说互相理解,互相体谅,比如说你在家庭当中你遇到困难了,遇到烦恼了,你可以跟他讲,他可以理解你,他有什么话也可以跟我说,我也会去理解他,然后一起努力,把生活过好。把家庭照顾好,这是我的希望。

  王志:那一定会有的,我要很好的祝福你。

  桑兰:我想也一定会有的。

  解说7:桑兰的意外受伤,在世界上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但医生的诊断结果却让关心桑兰的人们感到忐忑不安,桑兰颈部第六和第七节脊椎骨破裂移位,脊髓和神经功能已受到伤害,可能终身瘫痪,人们把希望寄托在即将进行的手术上。就在桑兰受伤后的第四天,医生为她进行了脊椎手术。

  王志:动手术动了几次?

  桑兰:一次,本来说是动两次,后来一次完成,我记得是用了五个小时。出来之后眼睛睁不开。

  王志:医生有把结果告诉你吗?

  桑兰:在美国医生全部告诉你,他跟中国的医生不一样。

  王志:跟你怎么说的?

  桑兰:最早的时候是在手术医院,爸爸妈妈来了,模模糊糊迷迷糊糊听到的,可能是父母问医生桑兰这个站起来可能性多高,医生就说30%,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据说是爸妈,我妈就晕倒了。

  王志:最后的结果你能接受吗?

  桑兰:你想想,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快死了,我最后是从死神的手中拉回来,我又睁开眼睛了,我看到了人、事物、周围的娃娃、很多人给你关心,周围的一切,还能听到心电图嘟嘟嘟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第一个感觉就是我桑兰还活着。

  王志:活过来了?

  桑兰:首先有一个意念我活下来了,我就要好好活下去。

  解说8:手术和药物并没有使桑兰站立起来,但桑兰展现在人们面前更多的却是微笑,面带微笑的桑兰成为了无数人心目中的英雄,1999年新年即将来临的时候,桑兰和纽约市长一起按动电钮,将纽约时代广场中心的大型电光球降下,成为第一个受邀参与这项活动的外国人。

  王志:受伤的人不只桑兰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为什么桑兰赢得了那么多的赞誉呢?

  桑兰:当时媒体追我的时候,这个小姑娘为什么都不哭的,她不会哭吗,还是什么,都非常的好奇。所以就整天追着我,因为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很多人都会这么说,说哎你的微笑是真诚的吗,你为什么总是笑呢?

  王志:笑从何来?

  桑兰:我有悲伤的时候,记得医生跟我说完以后我很平静,当时周围的人傻了,以为我疯了呢,很平静,心里怎么想,怎么办呢,人怎样啊,要不就去死去,要不就拿头往墙上撞,要不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样了,那怎么办,我没办法,活着的时候,虽然你有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但是总会有见到阳光出来的时候,所以我觉得生活其实也是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希望。

  解说9:桑兰参加的友好运动会为运动员购买了意外伤害保险,保险金额高达1000万美金,桑兰受伤后在美国进行手术和康复的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来支付,而这笔数额巨大的保险也给桑兰带来了困扰,有人甚至称她为“千万富婆”。

  王志:那受伤之后的手术和康复的费用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桑兰:当时我受伤是在美国,然后参加的是友好运动会。那么友好运动员的这个主办方他是上了一保险,这个整个友好运动员的保险是1000万美金,那么如果在这个运动会当中有运动员受伤了就可以去使用这一份保险。当时这个1998年的友好运动会就我一个人受伤了,那么如果有两个,或者三个,或者更多,那么这么几个人一起来享用这个保险,我当时受伤这个治疗的费用,手术的费用,康复的费用等等这个是由保险公司来支付的。那么另外像我现在服用的这些药品,人家都说这些药品是所有都由保险公司提供,那不是,它是有规定的,一呢这些针对我脊椎损伤的药,是由保险公司来出。那比如说像有的时候,我得肺炎了,这个不是由脊椎损伤引起的,你就不可以使用他的这个任何一分钱。就是回国之后也不可以用,他只能是在美国的境内。

  王志:你除了这个1000万美金之外?你有其他的保险吗?

  桑兰:没有。

  王志:那你的生活费用怎么解决,其他的治疗费用怎么解决?就是除了保险能支付的之外?

  桑兰:生活费,那么我现在回来了,自己的工作,我现在新浪网,同时呢也在中国奥委会官网做特约记者,那这个是我生活来源的渠道。然后另外我现在在国内的锻炼费用是由我们浙江省体育局来报销,承担一些。

  王志:那你怎么评价你的运动生涯,你觉得是幸还是不幸?

  桑兰:挺遗憾的,应该说非常遗憾吧。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而且你已经练到国家队了,没拿到世界冠军,你也没拿到奥运冠军,就太遗憾了。

  解说10:在受伤之前,作为国家女子体操队的运动员,桑兰曾在全国性的体育比赛中夺得金牌,但大多数人并不熟悉桑兰,突然发生的意外反而让人们开始关注这个娇小的女孩。桑兰是浙江宁波人,作为家中的独生女,桑兰一直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5岁时,桑兰进入宁波市少年体育学校,开始了体操训练。

  王志:你为什么会练体操呢?

  桑兰:偶然啊,是偶然。/是幼儿园,少体校的老师然后来选小朋友,然后就这样被选进去了,

  王志:那你就跟别的小朋友没有什么特殊吗,不一样吗?

  桑兰:我自己,因为我在没有被选进当体操运动员的时候,我就调皮,家里那个沙发靠着墙壁的,墙壁是白色的,我经常吃完饭一下子头顶倒立上去了,你想想,小孩子夏天,她不会怎么干净,脚丫子都是黑的,头顶倒立上去,白墙壁,俩脚印,然后再换一个地儿,又俩脚印,也就是说我家的墙壁是黑的。

  王志:就因为这个选你的?

  桑兰:不是,这个呢是我在练体操之前,后来呢,就是来看身材,看看腿、胳膊,然后被选进去了

  王志:一开始练体操选你开始练体操,你自己喜欢吗?

  桑兰:刚练的时候,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没什么概念,就是觉得好玩,因为以前少体校很好玩的,练什么,打打侧手翻,还有一点就是有很多小朋友。

  王志:家里同意吗?

  桑兰:非常不同意。而且当时是态度非常强硬,坚决反对。

  王志:为什么不同意?

  桑兰:太苦了,实在是不舍得,我又是独生女,练体育多少人,成为世界冠军的有多少呢,拿着手指头都可以数。你桑兰一定能练出成绩来?你一定能练出世界冠军来,父母都会想得很远。

  王志:但是你还是去了?

  桑兰: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去了,就是怀着一份好奇心,好玩。

  解说11:怀着一份好奇心,桑兰开始了自己的体操生涯,而父母也尊重了桑兰的选择。当时宁波已经有了一个体操世界冠军杨波。像杨波姐姐一样成为世界冠军,是桑兰和其他少体校同伴们的梦想。

  王志:那把冠军当做目标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桑兰:所有小孩站在一排大声地说,我们要当世界冠军,就这样,其实真正你说六七岁、五六岁的小孩,知道世界冠军到底是什么意义吗?不知道。

  王志:而且知道怎么才能当上世界冠军呢?

  桑兰:就是努力训练,好好训练,没了,教练灌输的就是这样。

  王志:一天两天你觉得是好奇,是个新鲜劲。但是作为一个专业来说天天做这个就是很苦,很枯燥了?

  桑兰:其实我已经尝到苦头了,因为你已经代表宁波队去比赛了,已经挺苦的了,早上那么早起,说实话我有打过退堂鼓,我那会儿想不练,但是有一份骄傲在那儿,父母那时候说过了,吃亏的是你,别到时候苦了又跟我来叫,还有一点,也许我真的还能往上蹿呢,还能去省队呢,不甘心,然后还有一个就是教练,教练说,桑兰怎么怎么了,桑兰训练很努力,训练作风也特别好,那如果说我一下子说不练了,教练怎么评价我呢?

  解说12:1993年,桑兰正式入选国家体操队,并逐渐在体操比赛中崭露头角。1997年,桑兰参加第八届全国运动会,夺得女子跳马项目的金牌,跳马一直是中国女子体操队的弱项,而桑兰出色的表现,让人们看到了中国队在这一项目上争夺世界冠军的希望。

  王志:那个时候给自己设立的目标?

  桑兰:世界冠军。

  王志:但是你知道,金字塔尖是很小的?

  桑兰:没有想过到塔尖多难,但是的确是知道教练每天的灌输,你们一定要刻苦训练,你们一定要努力训练,如果你不刻苦努力训练的话,你怎么拿世界冠军,

  王志:如果不受伤的话,你会走一条什么样的路,你给自己设计路是什么样的?

  桑兰:很简单,当了世界冠军,我的梦想是当教练,退役之后,那么如果我世界冠军,那么我可能带得好,可以进国家队当教练,1997年世界锦标赛的时候本身可以上的,但是没上,1997年状态是最好的状态。

  王志:后悔吗?后悔选择体操吗?

  桑兰:很多人这样问过我,两个都可以回答,有后悔,有不后悔。不可能人家一问我,你后悔练体操吗,我不可能马上说我不后悔,第一个意识就是多少是有后悔的,如果不练呢,那时候听父母的话呢,不可能有这样的事。

  王志:但是别人可能不知道桑兰,可能是一个很平常的人?

  桑兰:当时我在美国10个月当中,大家有很多采访我,了解我的故事,等等,你不可能总是说,别人采访你,你的故事,觉得你很坚强等等,在这过程当中人要成长,要长大。

  解说13:1999年5月,桑兰结束在美国的康复治疗回国,在首都机场,人们特意为桑兰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

  这次意外受伤彻底终止了桑兰的体育生涯,她甚至无法像普通人那样生活,桑兰不得不像小时候练习体操那样来练习生活中的每一个简单动作。

  王志:今天,我觉得桑兰能够坐到我面前,生活能够这样,能自己喝水,能这样说话,应该是经历了很多的痛苦?

  桑兰:到现在为止其实我没有好,没有站起来,这些困难永远永远就伴随着我,就拿我说上厕所好了,我上厕所,不像正常人,能拉就完了,有时候在外面人家说,那边有无障碍设施、卫生间你可以去上去,其实我不行,我一定要躺下来,因为我自己尿不出来,我一定要用那个导尿管,把尿导出来,才好,那我有时候水喝多了,因为我吃这药,水喝多了,膀胱就把尿憋在里面,那个时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我的血压,要是没有把它导出来,我的血压就会到180,180非常非常危险的,有的时候就会过去了,就时候特别难受,头是疼,就这些情况几乎天天都伴随着我。

  王志:你现在能怎么样,生活当中能干什么?

  桑兰:经常的我在外面喝水,给我一个高脚杯好吗,像这样,我手可以拿,手指跨过来,用这个手腕的力量,就可以了。然后呢,另外呢,就是写字的时候,笔尽量拿一下粗笔,这样我自己可以动了,另外呢我发信息也可以,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么小字母怎么办,我自己就在那儿试,用这儿,或者用手掌,这都是慢慢自己去锻炼的,这些都可以。

  王志:吃饭呢?

  桑兰:吃饭呢,我是这样的,以前呢,就这里戴一个工具,然后把勺叉进去,就这么吃,这样吃,就用胳膊、这样手腕的力量,现在有的时候,也会出去的时候,多少也会忘记,忘了带工具了,忘了带勺了,或者丢了怎么办?所以有的时候就在想,不要整天就依赖这些东西,能不能再去创造其他的东西来代替,所以吃饭的时候就会拿那个勺就是柄稍微粗一点的,勺可以叉进来,我用胳膊的力量就这么可以拿。这一些呢,都是自己可以的,洗脸刷牙是可以的。

  王志:刚做完手术那会是什么状况?

  桑兰:刚做完的时候很不好,手抬吧,抬大这儿,再慢慢这儿,就刚开始手都只能抬一点点,就抬这么一点点,就什么东西都要辅助。现在这方面进步很多。

  王志:但是你变化那么大,别人可能就会想,是不是桑兰得到了很好的医疗条件,很好的康复?

  桑兰:其实这些真的是靠自己平常慢慢的摸索了解自己出来的。因为科学现在没有新药出来,我这方面也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自己一直在坚持锻炼,平常呢也比较的好动,尽量能锻炼的就自己多锻炼一些,因为你老在锻炼,多少是有一些进步的。

  解说14:除了锻炼以适应日常生活,桑兰在回国之后还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读书上大学,就像当初反对她练体操一样,父母对桑兰的决定表示强烈反对。

  王志:他们不支持的理由?

  桑兰:特别是我爸爸。他是觉得,他说,多辛苦啊,你这上学,校园那么大,你一点都不能动,你手又拿不了笔,你怎么上啊,你的基础又那么弱,住哪儿呀,等等一系列都是现实的问题。

  王志:这跟我想的一样,没有道理吗?

  桑兰:说得很有道理啊,那难道我们满脑子首先就放上那么多这些概念在里面,那别做事情了,

  王志:那么桑兰不上学的话,要找个工作也不会成问题?

  桑兰:对啊。

  王志:那为什么一定要上呢?是为了一个文凭呢还是?

  桑兰:我不上学,今后不成废人了吗,/我也努力了很久了,我为什么不再努力一下呢?

  王志:但是有个问题,一个你自己能不能习惯,当你坐在课堂上大家拿什么眼光看你?

  桑兰:我不会想大家他什么眼光,这个我一点都没有想过,我就想到我来上学之后,就是我住在哪里。

  王志:怎么解决的?

  桑兰:当时我还记得,上课之前去这个西安参加这个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成为爱心大使,然后李宁也是,李宁哥当时也在北大读书,我也跟他说了这个情况,说住啊,等等,后来李宁就说,桑兰没事儿,我们来帮助你,他回到北京就带着我父母去看房子,就在这个北大清华那边有一个房子,说要帮我租下来,一个月要三千多。当时呢其实他说,放心吧,桑兰,这些钱都是李宁哥替你出,那按道理有的人就是说,谢谢谢谢,接受,当时我们没有接受。

  王志:为什么呢?

  桑兰:但是我和我父母后来就觉得,三千多,不是一个小数目,这样的话会觉得,内心上不好意思,我们是这么觉得,一个小房间就行。

  王志:为什么不可以接受这样的好意呢?

  桑兰:内心当中就觉得,我也没为李宁哥做一些什么事情,接受别人这么大的礼物,三千多块钱一个月,四年多少呢?

  王志:你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需要照顾的人吗?

  桑兰:没有,需要照顾,其实在这一方面我肯定有时候不现实,我就是认为我OK,我什么都行。

  解说15:在学校读书期间,桑兰受聘于一家电视媒体,成为了一名电视节目主持人。

  2007年7月,桑兰从北京大学新闻学院毕业,而与同学们相比,她的毕业已经推迟了一年。

  王志:很难想象你能把这个大学念完?

  桑兰:我也很难想象,上课怎么上,记笔记怎么记,老师讲的课我能听懂吗,我能理解吗,我能接受吗,考试我能考过关吗,去上课的时候,只要需要什么帮助的时候,我就有很大的顾虑。

  王志:那么多的困难,那我们有理由怀疑,桑兰毕业了,桑兰是吃着照顾的?

  桑兰:没有,一点都没有照顾,该什么样什么样,同学们要完成什么样的学分,我就要完成什么样的学分,没有其他的照顾,那么可能照顾我在住这方面,就给我找了一个教师的楼住。王志:学业上没有吗?

  桑兰:没有。我上课我几乎都是上去的,我没有不去上的,我们班里有的很多的同学不去上的很多,我没有,我都去上去的,有课我都去上,像这个学期,中午12点半一堂课,然后2:40上到5:30,我一直坚持着,我憋着尿我都坚持着,我当时上到一半的时候,我憋得不行了,因为那天特别热,学校连电风扇都没有,当时热得我喘不上气,

  王志:那你喜欢哪样,喜欢老师像正常人一样对你还是喜欢对你另眼相看?

  桑兰:还是希望像正常这样,因为毕竟是在一个大的环境当中上课,有那么多的同学,说实话,我上大学,也是希望给自己一个人生的目标和挑战,看我是否能够有一个这样的挑战极限。

  王志:那我们现在可以很高兴的说,桑兰的文凭是足金的,是没有水分的?可以这样说吗?

  桑兰:当然了,当然了,我那一天拿着文凭的时候看,就两本,一本是大的毕业证,一本是学士学位证,看半天,一边笑,一边又觉得挺激动的。

  解说16:毕业后的桑兰签约中国奥委会官网,成为一名特约记者。和其他还在找工作的大学毕业生相比,桑兰显得十分幸运。

  王志:那你现在毕业以后,同时签了新浪网和奥运的官方网站,这一次的签约跟三年前签约的时候心情有什么不一样?

  桑兰:现在就是你直接变成记者了,就是直接进场地了,以记者的身份去采访这个运动员,那同时我已经报名了,他们就会让我选择你想报哪一些项目,我报上了一些水上项目,和自行车项目。

  王志:为什么不报体操呢?

  桑兰:不报体操,体操我太熟了。而体操这个项目,说实话,关注的人还是挺多的。水上运动,自行车你关注吗?

  王志:说实话,关注得不太多。

  桑兰:就拿我自己说好了,我在采访时候,根本就不懂,自行车还有技术,不就使劲踩不就完了,等等这些都不懂。

  王志:那你报体操多好啊,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来了?

  桑兰:体操,体操不是有更多人吗,没准这些项目还需要我呢。我还是挺喜欢挑战的。

  解说17:这一天晚上,桑兰带着礼物参加一个好朋友的生日聚会,她的突然出现让大家开心不已。今年是桑兰开始独立生活的第一年,她坚持让一直以来照顾自己的父母回到宁波。

  王志:为什么不让父母在这儿照顾你?

  桑兰:他们呢,特别是我妈妈,我是1998年受伤的,到现在,就是今年上半年,她没有离开过我,一直都是她照顾的。然后爸爸有时候过来,妈妈呢也没有工作了,我也想过我自己,毕竟现在科学没有新药,有可能我这辈子赶不上新药,这辈子就这样了,我怎么来孝顺我的父母呀?

  王志:回宁波是你的主意还是他们的主意?

  桑兰:是我自己提出来的,然后经过商量才回去的。

  王志:为什么提出来呢?

  桑兰:我很早的时候就在想,我想试一试自己独立生活是什么样的,说实话对于我来说迟早要面对这一天的,父母怎么可能照顾你一辈子,白发苍苍的时候他能照顾你吗,所以对于我来说这一天是是迟早要面对的,我为什么不趁现在年轻的时候,早一些来面对,我来试试看,生活就真的是需要自己去开发的,是需要自己去尝试的。

  王志:但是桑兰现在在大家的心目当中是个明星,明星的生活应该是前呼后拥的,什么都有人帮助的。

  桑兰:好多人都这么认为。

  王志:那你真实的生活,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失落呢?人前人后两个世界?

  桑兰: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很寂寞,可是任何一个人,生活终归是平淡的,你难道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很热闹的场面当中吗?不可能,这太虚幻了。

  王志:但是桑兰本来应该受到照顾?

  桑兰:这样不是好吃懒做了吗?还是希望通过自己,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有能力有力量,也是为了自己人生的一些奋斗目标。

  王志:那你累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委屈呢?

  桑兰:我不怕累,我是觉得像现在这种累,你比不过当运动员的时候那么累。

  王志:桑兰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桑兰: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我觉得这跟当运动员有关系的,当运动员的时候我们平常其实是受很多吃很多苦的,生活训练全部都自己照顾,

  王志:我给你出个主意吧,你回宁波。

  桑兰:为什么回宁波?

  王志:又能跟父母在一起,生活又好。

  桑兰:人长大了,不能老跟父母在一起的。再说我觉得我的事业是在北京的。

  (来源:中央电视台《面对面》)

猜你喜欢